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我是演技派  >>  目錄 >> 第五百零九章 普通朋友

第五百零九章 普通朋友

作者:陳奔馳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陳奔馳 | 我是演技派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是演技派 第五百零九章 普通朋友

而剛才的那一幕同樣落入了離著校門不遠的一高一矮兩個姑娘的眼里。兩人看著佟亞麗顛顛地上了香檳色的馬六,然后車子在她們的視線中遠去,矮個姑娘不由悠悠一嘆道:“無論什么行業說穿了都是關系,你瞧人家多聰明呀,知道走夫人路線,竟然拿到了賀新新電影的女一號,真讓人羨慕。”

說著,仰頭看了看自己身邊閨蜜臉上正陰晴不定的表情,眼神中多了幾分玩味。

可惜這個叫白婧的女孩子,恐怕做夢都不會想到,原版《雙驢記》的女一號其實就是她。

而高個的白雪此時心里卻很不是滋味,明明自己認識賀老師很早,可這種機會怎么就落不到自己的頭上呢?

不得不說她此時心里正一陣陣泛著酸楚。

按理說,她和程好才是真正的同鄉,而且對方還曾自己童年的偶像,但是不知道為什么,如今總有點相看兩厭的感覺。平時偶爾在校園里見面也只是點頭打個招呼而已。

不過她并不后悔自己沒能跟程好搞好關系,而是為賀老師這個節骨眼上把自己忘了感到很委屈。

“靜靜,你去吧,我不去了。”她突然停下腳步對身旁的閨蜜道。

“為什么呀?都到校門口了,干嘛不去呀?”白婧訝然道。

“我,我就是有點不舒服。再說了,到了那里我也是傻乎乎地看著你們排練,一點都沒意思,你去吧,我先回去了。”

白雪說完,甚至不等閨蜜的回復,就轉身離開。

“哎……”

白婧想叫住她,但看著閨蜜落寞背影,也只得搖搖頭,長長地嘆了嘆了口氣。

白雪漫無目的地從東棉花胡同走到南銅鑼古巷,最后走進了一家平時經常光顧的咖啡館。時值中午,咖啡館剛剛開門,她是第一個客人。老板有點驚訝,但還是熱情招呼,按照老規矩幫她泡了一杯卡普蒂諾,另外又額外送了一份剛剛出爐的小點心。

白雪坐在靠窗的一張桌子邊,托腮望著窗外,面前的冒著熱氣且香氣四溢的咖啡絲毫勾不起她的食欲,神情憂愁。

如果此時外面有人路過,看到窗口邊上一個憂愁的少女,這個畫面一定會感到很文藝。

情緒這種東西,有的時候真的是捉摸不定。應該說白雪很少有這種傷春悲秋的時刻,更多時候是沒心沒肺。

但今天卻不知道怎么了?也許是即將邁入大學的最后一年,潛意識里有種危機感;也許是看到身邊的人發展的都很順利,難免心里有些不平衡。

真正的原因,也許連她自己都說不清。

曾經一度她總是認為自己很幸運,很幸運的考上了自己心儀的中戲,很幸運的在大二時第一次拍戲就接到了一部電視劇女二號的角色,而且電視劇播出后反響相當好。盡管期間有個丑男糾纏不清,但她依舊感覺那是一段相當美好的回憶,她很喜歡站在鏡頭面前展示自己。

原本以后自己會順風順水,一部戲接著一部戲,最后也能跟程好一樣成為大明星。可是不知道為什么,在過去的一年,她想象的所謂的演藝事業,如同按下了暫停鍵一般,沒有戲找她,去試鏡也屢屢不成功,就算是學校里排音樂劇也輪不到她,她只能傻乎乎的坐在臺下看著閨蜜在臺上排練。

雖說大部分同學跟她都是一樣的,甚至連找一個跑龍套的機會都相當不容易,但是品嘗過女二號待遇的她,卻相當不甘心,尤其是自己的閨蜜不聲不響接連出演了兩部小成本電影之后,讓她那種急于想出人頭地的心思就更加迫切了。

手機一直拿在手里,屏幕上顯示著一個人的名字,手指移到發射鍵幾次都沒有撥出去,神情很猶豫,卻又很不甘心。

手指再次在發射鍵上停留,這次她深吸一口氣,終于咬牙按了下去。

響了兩聲,電話很快便接通了,那個已經很久沒有聽到的聲音出來:“喂,小白啊,有事嗎?”

背景聲音似乎有點嘈雜。

白雪拿著電話貼在耳邊一時不知道該說啥。

“喂,小白,你在嗎?喂……”

“哦,賀老師,我在。”白雪忙道。

“剛才沒聲音,我還以為你的手機不小心碰到的呢。哦,你找我有事?”賀新在電話里道。

“呃……沒事。”

“沒事,你打什么電話呀?”賀新笑道。

“不是,賀老師,我就想問問你有空嗎?我想請你吃飯。”

“吃飯?”

“就,就今天,你有空嗎?”

“今天,現在都幾點了,你這才想起來請我吃飯呀?我現在正在吃呢,晚飯也不行,晚上我得回家做飯。”

“那明天呢?”白雪又急急道。

“明天可能也不行,我后天一早就要進組了,明天還一大堆事呢。哎,我說小白,你找我真的沒事?”

“有事需要我幫忙的,盡管說。我明天還在京城,但后天就要走了,得去山區,手機信號可能都成問題,到時候你想找我,可就不一定能找得著了。”賀新聽到電話那頭的小辣椒沉默不語,有些不放心道。

“啊?……哦,那行,那等你以后回來再說吧。”

白雪說完便急急掛斷了電話。

“喂,小白……”

798藝術區,新皓傳媒旁邊的小文食堂的包廂里,賀新沖著電話“喂喂”了兩聲,納悶道:“這丫頭,莫名其妙的,什么意思啊?”

坐在他對面一個理著平頭三十開外,長的有些猥瑣的男子笑道:“小賀,剛才聽你一口一個小白的,是你的哪位好妹妹呀?”

“你這家伙,管這么寬干什么?我們阿新可是正派人,別胡說八道。”未等賀新開口,寧皓就嚷嚷道。

旁邊的張一百也跟著湊趣,拿著筷子點點猥瑣男,笑道:“我說磊子,你以為別人都跟你似的,人家阿新眼光可高了,可不像你拉到籃子都是菜。”

別人也許不知情,但當初在重慶的時候,蔣琴琴隔三差五就來找賀新的事,張一百門清。這貨說著的同時,還一個勁的朝賀新擠眉弄眼,好象再說:“兄弟,你的品位夠高,老哥佩服!放心,老哥嘴巴最緊,不該說的絕對不說。”

賀新被弄的有點尷尬,忙解釋道:“不是什么好妹妹,就是中戲一小學妹,還是當初藝考的時候,我跟著郝主任幫忙那會兒認識的,跟我們家程好是同鄉,也是青島的。平時關系不錯,這姑娘可能是遇上什么事了,剛才我想在電話里問她呢,可惜她沒說就把電話給掛了,你說這事鬧的?”

“現在的小姑娘一個個心思都活絡,你可千萬別小看她們,說不定你在人家眼里就是個香餑餑。”猥瑣男筷子點點道。

接著又指了指張一百笑道:“不過老張就差點意思,好不容易挖掘個新人,結果便宜了另外一個老張。老張,你得努力啊,不然人家都把你當跳板了!”

“你別胡說八道,我當初就是看中人家的才華。其實這姑娘條件真不錯,而且演技也好,其實根本沒必要這樣,還是心太急了。”

張一百搖頭嘆息,一臉惋惜之色,不知道是惋惜人家姑娘呢,還是惋惜自己當初怎么就沒……

“你們別瞎說,萬一人家是真愛呢!”寧皓甕聲甕氣道。

“屁的真愛,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張那人,就好這一口。你說放著劉貝這么好一個女人,偏偏就……唉,不知足啊!”猥瑣男居然也嘆息道。

“哦,差點忘了,當年劉貝還是你夢中情人來著。他們不是剛離婚么,還帶著個孩子,你趕緊去收編啊!”寧皓調侃道。

“哎哎哎,耗子,你這就過分了啊!人劉貝當年是我的夢中情人不假,但人家剛遇到這種糟心事,你還拿她孤兒寡母的開玩笑有點過分了啊!”猥瑣男難得一臉正經道。

“哦,不好意思,磊哥,是我不對,我罰酒!”話說出口,寧皓自己也意識到言語有些不妥,忙端起杯子自己罰了一杯。

眼前這個猥瑣男叫王磊,業界也算一位著名的攝影師,掌鏡過不少優秀的影視劇,比如大鋼子的《三像》、《別了,溫哥華》;丁小黑的《玉觀音》、《平淡生活》;沈巖的《中國式離婚》、《我們無處安放的青春》,還有今年上半年熱播的葉精的《跟青春有關的日子》等等。

他跟沈巖、寧皓當初都是一起拍MV、廣告的哥們,跟賀新也合作過兩次,平時大伙湊在一起經常吃吃喝喝的。另外他跟張一百也是哥們,今天也順便一起拉過來。大家都是熟人,酒桌上的言談也特別隨意。

想想當年混在一起的哥們,沈巖和張一百早就是導演了,寧皓前幾年還小打小鬧,今年更是一鳴驚人,也把王磊給刺激到了。他前兩年還曾作為執行導演也導過一部二十集的電視劇,這次找人攢了一個叫《幸福在哪里》的都市愛情題材的電視劇本子,也準備開啟導演的生涯。

寧皓這貨胡言亂語冒犯到了王磊心目中神圣不可侵犯的女聲,眼瞅著寧皓都自個兒罰酒了,王磊臉色卻依舊不太好看,賀新忙主動岔開話題道:“磊哥,剛才給我打電話的小白,其實你也認識,就是那白雪。”

“哦,原來是她啊!這小姑娘不錯啊,剛才我還偷聽了一耳朵,她好象對你還挺尊敬的,一口一個賀老師的。”

王磊其實并不是要跟寧皓翻臉,這家伙就是故作姿態。一轉移話題,馬上又開始活靈活現,眉飛色舞道:“這姑娘演戲真不錯,而且大高個,人也長的漂亮。當初拍攝的時候,那唱歌的姓陳的,還死機白咧的追過人家一陣子呢,可惜沒追上。”

“喲,這姑娘不錯,唱歌的那誰現在他們這個組合老火了。嗯,那陳啥的,歌倒是唱的不錯,可惜長的有點對不起觀眾,也難怪人姑娘看不上他。”寧皓趁機笑呵呵搭話道。

王磊卻瞥了他一眼,不屑道:“你知道啥呀,那幫子家伙,要是真耍起流氓來,我告訴你,那姑娘壓根就招架不住。人家在劇組是有人罩著,這才平安無事。”

說著,王磊把目光看向賀新,笑瞇瞇道:“我說當初齊歡怎么這么罩著白雪那姑娘,原來根子在這兒呢!”

賀新有點不好意思道:“當時人姑娘第一次拍戲,正好和齊歡在一個組里頭,我就順便拜托了一下齊歡幫著照顧一下。”

接著他馬上又道:“不過你剛才說的那陳啥的追求她的事我可一點都不知道。小白和齊歡都沒跟我提過這事。”

王磊摸著下巴,若有所思道:“不過我估摸著這姑娘可能是真的遇上麻煩了。”

“是嗎,怎么說?”賀新一愣,忙問道。

“就是姓陳的那家伙,追不上人家,不爽唄。聽說還曾經在圈內放過話,如果以后誰用白雪就是跟他過不去。”

“他算哪棵蔥啊?就一唱歌的,還管到影視圈來了?”寧皓一聽就一臉不服氣道。

沒錯,自從《石頭》一鳴驚人之后,這貨身上也多了幾分大導演的氣勢。一發威,看著挺像那么回事。

“耗子,你還別說,他還真有點能量。人家是葉精的小兄弟,在京圈里還是有資格發發聲音的。再說,那姑娘有啥呀?沒錢沒勢的,大家犯不著為了一個小姑娘去得罪人。”王磊一副語重心長道。

接著又指了指賀新,道:“如果那姑娘把小賀搬出來,大家可能還會賣咱們賀大影帝幾分面子,可人家姑娘不招搖啊!我估摸她可能是撐不下了,這會兒打電話過來找小賀求援呢。咦,不過她怎么就啥也沒說呢?說不定可能還蒙在鼓里呢……”

王磊神神叨叨的,暫且不提,賀新還真是頭一次聽說小辣椒經歷過這種事情。不過原時空里,她是真的嫁給了那位丑男。

只是小辣椒后來火了之后,就接二連三爆出女方一陽指、小狼狗;男方各種委屈,然后又吸度被抓之類的各種新聞。而這對夫妻據說早已經離婚了。

但這種事誰是誰非,誰也說不清楚,老百姓就是吃個瓜而已。

張一百有點后知后覺,剛剛才反應過來,問道:“磊子,你說的就是《跟青春有關的故事》里演喬喬的那姑娘吧?”

“對,就是她。當初拍的時候,她才剛剛大二,我瞅著這姑娘挺有靈性的。”王磊贊不絕口道。

“嗯,長的也挺漂亮的。”

張一百點點頭,朝坐在旁邊若有所思的賀新瞄了一眼,又對王磊道:“既然這樣,你就伸手幫一幫這姑娘唄,也算是幫咱們小賀解決一個難題。”

“哎……”

賀新一聽,怔了一下,道:“我有什么難題啊?”

“哎呀,小賀,行了,你啥也別說。都是自家兄弟,大伙心里有數,這種事情肯定不會到外面去瞎嚷嚷的,你還信不過我嘛!”張一百一個勁的朝他擠眉弄眼道。

緊跟著又催促王磊道:“我說磊子,想好了沒?”

“這個……”

王磊撓撓頭皮,一臉為難。

賀新大致猜到張一百的用意,也知道這幫家伙是誤會了。但是這種事情不是一句話兩句話能夠解釋清楚的,就算解釋了,恐怕他們也會認為你小子是做婊子還要立貞潔牌坊,還得罵你一聲虛偽。琢磨著可能還幫得上小辣椒的忙,索性就閉口不言。

寧皓小眼睛骨溜溜,瞅瞅這個,看看那個,加柴添火道:“我說磊哥,難道你也怕得罪那姓陳的不成?不對啊,論起來你也算是京圈的人,你后邊還有寶鋼導演幫你撐著呢,難道你還得看那姓陳的臉色?”

“屁,我用得著看他的臉色?他看我的臉色還差不多!”

王磊終于被激起了豪氣,一拍桌子道:“行,小賀這忙我幫定了。還別說,小白這姑娘還真挺適合我戲里女二號的角色。就這么著了,回頭我就找她來試戲,要是沒多大問題,這人我用了。”

“豪氣!我說什么來著?還是咱們磊哥豪氣!”寧皓翹著大拇指溜須道。

王磊跟寧皓認識了這么多年,怎么可能不清楚這貨是什么人,但被人恭維總是一件很舒坦的事。

尤其是寧皓馬上又沖著賀新嚷嚷道:“我說,阿新,你還愣著干啥?趕緊敬咱們磊哥一杯!咱磊哥仗義!”

賀新連忙把自己的杯子倒滿,滿臉真誠道:“不管怎么說,磊哥,這杯酒我敬你,我謝謝你,這事只當我欠你一個人情。”

“自家兄弟客氣啥?”

王磊拍拍他的肩膀哈哈大笑著跟他干了一杯。

賀新勉強干掉一杯啤酒,繼而又苦笑道:“不過我先聲明一下,我跟小白純粹就是普通朋友。其實她的事情,剛才磊哥不說的話,我真的是一點都不知道……”

只是他的話還未說完,就被張一百打斷道:“得得得,我們都知道了,你們就是普通朋友,這總行了吧?不過,你不能光敬磊子一個人,也得敬我們一杯呀,沒有我跟浩子敲邊,他磊子能這么爽快嘛!”

“咦,我說老張,你這家伙說的什么話?敢情我王磊還是假仗義咯?”

“沒沒沒,磊哥,老張他不會說話,你怎么可能是假仗義呢?我寧皓一百個不信,來來來,我先敬你一杯!”

看著眼前熱鬧的場面,賀新不禁搖了搖頭。拿起桌上的手機,有心想給小辣椒打個電話,但轉念一想,還是算了。

不過他就是有點搞不明白,在湯維那邊歷史車輪滾滾向前不可阻擋,但小辣椒的人生道路怎么不經意間就改變了呢?

我是演技派/html/book/69671/index.html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我是演技派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90002